了枝

一屁股坐歪的愚人
羞耻的脑洞存放地

02年奥运上,普看师兄的眼神,仿佛是面对高数作业的我了ˊ_>ˋ

【文评】长评--[米尤]蓝玫瑰-Always can not be

今晚才追平了更新,难抑激动的心情过来吹爆 @沒有所以 太太(毅然抛弃了雅思作业hhh)

大家快去看太太写的蓝玫瑰啊啊啊!又是正剧向又是大长篇又是探案又是兄弟俩的恋爱故事,太太还有一颗金肝(30号我记得太太双更),现在不去打call更待何时啊啊啊!太太堪追直须追,莫待无粮空自闭啊朋友们(捂脸)

 

那么以下就是我(柴的要死的)彩虹屁——

 

文的标题是蓝玫瑰-always can not be,稍微查一下可知蓝玫瑰的花语即是Always can not be something precious, rare.(永远不可能得到的东西,珍贵,稀有;也可以理解为奇迹与不可能实现的事);还有一说是Melancholy, love in their hearts hard to open mouth. Is a valuable, rare, love.(忧郁,爱在心头口难开。是珍贵、稀有的爱)。


对于米哥和尤里来说,他们彼此是最为珍贵的家人,然而在文中他们自年幼起就经历了十年的生离,彼此都以为对方不在人世了——这是文中米哥和尤里的心病,双方都为没能保护好对方而感到自责、痛苦和悲伤。尤里会因回忆起米哥被吸血鬼杀害而“露出愤怒阴郁的表情”,米哥是夜半痛苦的道歉和落泪。

他们都以为兄弟间的缘分此生已远,而来世不可追,这样的爱愈是深刻、愈是蒙上一层阴郁痛苦的纱。


同时,他们不同寻常的身世又使得这样的情感不可能向外人表露——因为幼年时的相互陪伴、危难关头的生死相随,这样独一无二的爱今生再无法复制了。

这样的爱是奇迹却又早已失落,成为琥珀中的花瓣,得以供人一窥却再也无法触碰。


再加上太太巧妙地加上了一条设定:这两个可爱的傻瓜为了保密身份和行动,一直不肯向对方暴露真实身份,于是一直在拿对方做替身(爆笑),殊不知思念的本体就在对面hhh于是“爱在心头口难开”,活该呀你们!(不是)

 

说完了标题,咱们再吹太太的情节设置和人物描写——


很妙的一点就是,蓝玫瑰全文是从狼兄弟的双边视角来展开情节的叙述,意识到这一点时我是很激动的——作为一个米沙的迷妹,一直觉得官方动画对哥哥这边的描写太少了,我们根本不知道他这十年来经历了什么,他知不知道尤里活着、还成为了猎人,他们相见时哥哥的内心又掀起了怎样一片波澜等等。

而这些,太太在文里都有写!我!一个暴哭!尤其第二章双方的回忆相互映照真的是不能更酸爽了啊啊啊!(尤里被反派扔下河堤时,米哥趴在雪上最后的意识就是自己还没来的及教弟弟游泳这一段,我真的暴哭)


而且文中米沙真的!苏断腿!失去弟弟后凭借自己的聪慧勤学和经商头脑,进入了伦敦的上流圈子;长成后风流又狡黠,表面上是斯文无害的新贵,暗地里是夜半猎杀吸血鬼的复仇王子,从小看基x山伯爵长大的我真的要燃烧起来了!(你快够)而且在和弟弟一起合作杀敌时,调戏小男孩也是坏的不要不要的,结果尤里还叫米哥“吸血鬼先生”……这也太太、太戳我的萌点了嗷嗷嗷!你们俩真的,可爱过头了啊!(大口吃糖)


贴一段太太对米哥的描写大家品品这个苏的飞起的米哥:

以前小時候,他從沒想過對著鏡子梳頭、紮個柔軟的辮子,因為他是獵人,不需要注重這些,只要母親不嫌棄他那亂糟糟的長髮就好。現在他已經習慣看鏡子了,整理翻出的衣領,讓微卷的髮服貼的搭在肩上,有時還用又髮油把劉海後梳,露出深邃的五官和帶著笑意的灰藍眸子。

他必須看起來無害,用溫和的力道與獵物握手,一切情報到手後在化身成狡猾的灰狼將對方吃乾抹淨,若是發現還有利益可取,就成為吃食腐肉的禿鷹,即便臭名遠播也要讓自己強大起來。

(我死了,帅哥你谁啊)


不得不说这才是我想象中米哥的人设,经历了黑暗和许多不堪后依然能保持头脑的清醒;有自己的谋算和规划;会把痛苦深埋心底,有脆弱的时刻但不轻易流露。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只米,他有求生欲啊!最新的一章中兄弟相认、米哥还大声地承诺要一起生活啊!我塌嘛炸成烟花哦哦哦!这才是HE的正确解锁方式好不好!垃圾小柳你学学??!


而文中的尤里,有着少年人活泼的灵气而又不失担当。尤其是第八章米尤两人探索地下军工厂寻找证据的后期,尤里乘乱抢到钥匙和解药、阻止被注射了药剂而发狂的米哥这一段真的帅死了嗷!

而且当米哥委婉地劝说尤里自己看时机逃走时,狼崽猛然锤了米哥一拳,还说米哥没睡醒2333这话听起来似乎是孩子气、但是真的很有勇气和心胸。(就,小孩子长大了懂得保护大哥哥了,抹泪)而且很快,拥有丰富对战经验的尤里就想出了对策带着自己的吸血鬼先生逃出生天了。

我、我真的要被这只狼崽迷倒了……!你是怎么做到又可爱又帅气的啊?(昏古七)


不得不说,文中的尤里对于复仇是有自己的想法和思考的,不会一味地向前冲杀,而是会调查、等待、周旋,也会在遇见“素不相识”的吸血鬼先生时保持冷静,试探对方的立场和阵营后再做决定要不要合作御敌。

还有一些细节也很戳人,比如尤里坐在教授家专门为他留着的钢琴前弹月光,或许只有经历过极大的不幸和悲伤后,曲子才能弹得这么安静而哀伤吧。(泣)

此外,细心一点看的话,主要人物如威拉德教授和菲利普等,太太也很用心地给他们安上了相符合的身份背景(再次膜拜!太厉害了!)


吹完了人物,接下来就想让大家品品太太的情节叙述和场景描写!太太对时代的考据非常尽心尽力了,反正对于我来说文中对于枪械、建筑、人群的描写都无可挑剔,时代感营造的很好,还顺带调节了行文节奏、加强了对氛围的渲染。


下面是我摘抄的几段:

(这是米哥的回忆)

他從灰燼中睜眼,冬天的初雪飄落,大量失血弄得他心悸,額角的傷口已經凝固,麻木的感覺流竄四肢。米哈伊爾喘著氣,發抖的唇角哭不出聲,他覺得自己快死了,特別是見到父母環抱的屍體被警察粗魯的拖上車,自己只能拼命瞪著眼球,卻感覺血痂黏的人快張不開眼皮。

 白色衣服的應該是醫師,他說著什麼?耳鳴聽不清楚,看自己沒反應,他搖搖頭開始固定傷口、把我搬到車上。窗外的景物流動起來,熟悉的方向沒有家的影子,只有焦黑的木塊,想罵出口卻只能發出哽咽的嗚嗚聲。

 白色的雪落下更多,他坐在醫院花圃前的長椅,身旁的位置和肩膀積了厚厚一層,結霜的花圃瀰漫寂靜的氣息。他臉上的縫線還沒拆,隨著呼吸起伏脹的發疼,巡房的護士看見趕緊把他拉回屋裡,醫師開了止痛藥給他。

以及

(尤里在宴会作为琴师演奏的部分)

聳聳肩,尤里揉揉長繭的指節,開始今晚的打工。

“ 各位貴賓,晚上好,我是尤里.基洛夫今晚宴會中的間曲將由我演奏。”

如同往常禮貌性地微笑,他傾身鞠躬後繼續說道。

“ 若各位有想聽的曲目,希望能上前和我說,我會盡力配合。”

他坐上琴椅,選了巴哈的義大利協奏曲先開始彈奏。

輕快的旋律流淌在宴會廳愉悅的氣氛中,第一樂章快板的節奏加速熱絡,而後第二樂章的行板在賓客談笑的話語間融化,完美的詮釋背景音樂的角色,最後第三樂章忽然明快起來的音符又能稍稍抓住賓客的注意力,增加樂團的存在感…,比起那些一來就急著炫技成名的年輕人,樂隊經理對少年很是滿意,拉著菲利浦問入團意願,還保證兩人加入會有額外報酬。


这文画面感真的超强!

米哥的回忆在文中是插叙,带着蒙太奇的色彩,叙述中能感受到米哥仿佛回到了家破人亡的那个冬夜,沉浸在当年的绝望中;而尤里这里则是行文非常流畅地展现出小狼崽的琴艺高超(X),以及我感觉这尤里真的又苏又呆萌啊啊啊!这种又沉稳又可爱还有一丝天真烂漫的钢琴少年什么的,是我的菜啊嗷嗷嗷!(闭嘴)

 

还有很多特别棒的部分我没能一一写出来,只能不断发出“真香”的声音(大哭)这篇文细节丰富细腻、人物生动、情节又张弛有度,真的很适合追以及反复拿出来看了。


最后,太太说了这文是HE!被小柳OOC伤透心的小伙伴们可以到太太这里一起疗伤(痛哭)。


 悄悄放个第一章的链接:http://prbc4ustat.lofter.com/post/35333d_12a34d0cf

 

 


【米尤无差】Here with me (0)

文前警告:

1. 晚上胡思乱想的产物,不要在意ooc和bug(喂;

2. 米尤亲情向,在我看来他们是生死与共的同袍,互为彼此的明灯和船锚,说起其中一个的一生,都绕不过去另一个的身影(其实就是不太会写正常的恋爱啦捂脸);

3. 美剧黑名单AU,努力把内容写成正剧向。尤里是FBI反恐组崭露头角的新人特工,米哥成了道上的(喂),兄弟俩失散了十多年。全文都在吹爆米哥的苏和尤里的帅;

4. 从考试和上课的夹缝中挤时间写的,有人愿意继续看我就写。

 

Calling your name in the midnight hour

午夜不寐,轻声呼唤你的姓名

Reaching for you from the endless dream

千千万遍,寻你于无尽梦魇

So many miles between us now

你我间如今山海相接

But you are always here with me

但我仍能感受到你

 

海地太子港

十一月的加勒比海在夕阳的余晖下显现出温柔深沉的深紫色来,年轻人从港口一路穿过狭窄而热闹的街市,如同一尾沉默灵巧的游鱼在人潮中逆流而上,向山坡上的富人区走去。如果不是他宽大帽檐下那有别于当地人的白皙面容和犀利的浅色眼瞳时不时露出来,恐怕在其他人眼里不过是个寻常游客或者居民罢了。

他在富人区整洁的庭院中兜兜转转,绕到一栋独立洋房的侧墙,悄无声息地从一道隐蔽的小门闪进了屋子。门后站着一个矮矮的黑人小男孩,他惊恐地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待看清楚来人的模样后才慢慢压下了心中的慌乱。

“宴会已经开始了,主人正在客厅和客人们欢饮。”男孩压低声音急忙说道,英语已经是同龄人甚至是当地人中说得罕见清楚流利的。

“记得我之前和你说的,你一会儿也跟到楼上去。”白人青年轻拍了一下男孩的背,淡然说,“现在先去把东西收拾好,8点我们准时离开。”

 

大厅内十多位衣着光鲜的客人或站或坐,男士们在宽敞的客厅里高谈阔论,女士则三三两两依偎在沙发中谈笑,期间数个黑肤的仆人穿梭其间为客人们倒酒送水。一切仿佛是时光开的玩笑,把所有人都定格在曾经路易十四当政的岁月,人类奴役人类,帝国荣光闪耀整个西半球。

阿加莎娇艳的面容从鲜花和纱帘后露出来,她侧着头懒洋洋地透过露台欣赏着窗外开阔的景色,只要不把足尖挪到肮脏的下城区,她在自家的花园里还是能过的很舒适的,虽然暂时安身于这原始荒蛮之地并不符合她本人的意愿,但是……想到这里,她略微有些不安起来,慢慢坐直了身子。

大宅的女主人起身走向二楼的书房,长长的走廊尽头书房的大门掩着,巴赫的G大调大提琴组曲前奏曲优雅地向这位女士行了一个绅士礼。阿加莎一瞬间紧张了起来,她轻轻推开门,看见落地窗前白纱窗帘扬起,年轻的同族坐在扶手沙发上,那头独特的长长的银发揭露了他的身份。

 

“……米沙,不觉得自己有点迟到了吗。”阿加莎松了口气,顺手从一旁的酒柜拿了只高脚杯放在年轻人和自己间的矮桌上,她看到那桌子上刚开的新酒和另一只基本没动过的酒杯,杯口冷凝的水珠缓缓落下,显示来人也是刚落座不久,“嗯~还是喝不惯?”她为自己倒了一点,满足地深深嗅了一口,露出了心醉神迷的表情。

“你的男仆自作主张,开了我带的手信。”年轻人——米沙,无动于衷地看着对方仰头喝干了杯中最后一滴宝石红的液体,“看起来你在这边过的相当清苦啊。”

“哈,带了这种好东西过来,这么说,要么是你见到了叶夫大人,要么是、有事相求~”女人心情畅快地笑了起来,“然而就连你也见不到叶夫大人,又如何能指望我这么一个可怜的女人呢?所以,你是遇到什么…”

“我是你目前唯一的联络人,现在外面的港口停着我的船,二十公里外是商务机,明早,拉斯维加斯。”年轻人毫不留情地打断道,他盯着阿加莎,看到她渐渐亮起来的双眼,“所以告诉我,用我的保密路线和安保团队、给你伪造具有国际刑警背景数据的全新身份……他欠我的报酬该是什么?又或者说,你为什么值得我亲自跑一趟。”


阿加莎挑眉,这是个意料之外的惊喜,她以为米沙仅仅是路过,顺道和自己见个面交流交流情报,却没想到米沙竟然真的联系到了失踪已久的叶夫格拉斯。而现在,这人似乎根本不明白这次缄默令的特殊之处。

但联想到这次缄默的要求极其特殊,叶夫本人都一反常态地消失了好几年,仿佛永久地从地球上离开了。所以在族内身份特殊又加之行为乖张的米沙很有可能根本没收到任何命令,一如平常散漫地到处游荡,直到最近叶夫以某种方式接触他,他才反应过来吧……

 

“是缄默令。”阿加莎坦白,“不是往常的那种让处刑人处理叛徒或者进行重大交易时要求我们的人停止危险级别高的活动的命令,这一次…仿佛全部高等种都集体进入了缄默,我也被遣送到这里。就好像他们发现了什么能威胁到他们的事情似的。直到最近命令才有所松动,老朋友们都被叶夫摆了一道,我听了不少抱怨呢。”她又倒了一杯,喝了下去。“克什纳可是说了,‘再不出来冒冒头,别人都要误解我是金盆洗手不干了’”

“至于我,嘛,虽然不是那么有杀伤性,但是是个情报贩子和,叶夫大人重要的情报官,缄默令过后恢复组织的联系还需要我来出马呢~”阿加莎狡黠地眯起弧线精致的双眼,惬意地换了个姿势靠在扶手椅上。

“听起来克什纳是想要大干一场了……那你呢,又是手脚不干净被盯上了?”米沙戏谑地看着面前的女人,“美国联调局?”

“哼哼,有个烦的不得了的小孩,算是条不错的猎犬,要不是他也不会烦劳叶夫大人派人把我转移出来了。之后就赶上缄默令,让我一直闷到现在。”阿加莎清了清嗓子,突然觉得有一丝渴血,“真该叫人好好教训一下那个小鬼,一直咬着我们不放……”

 

“杜桑!进门来。”她唤来一个男孩,正是之前和米沙有过对话的那个,他紧张地走上前来,被阿加莎一把拉到面前,撕开了领口。

“哈…野蛮的很啊阿加莎。”银发的年轻人眯起了眼睛,看着眼前让正常人为之惊悚的一幕,“喂,先把话说完,那个追着你不放的小孩……”

“哼,或许你可以去关照一下,那位尤里.吉罗夫探员…”阿加莎的视角外,米沙冰洋般冷酷的眸子一震,仿佛海面上冰山崩裂,他的表情晦暗了下来。

 

“这就…不劳你烦心了。”

 

阿加莎沉浸在享受大餐的极乐之中,温暖的血液从男孩的伤口中涌出,她贪婪地吮吸着吞咽着,想冲刷掉那死死咬住自己的饥饿感……直到腹部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

什么……?她僵硬地低头往下看去——男孩满脸泪水,手中是一把锋利的长剃刀,刀身没入她的腹部直至刀柄。阿加莎猛地一把拍飞了那男孩,狂怒地吼叫起来,瞪视着已然站起身来的白发青年。她惊恐地发现自己的四肢瘫软了下去,五感却变得更敏锐,腹部的血也不断地一股股涌出。

是那瓶作为叶夫信物的酒被人做了手脚。

“你怎么敢!??疯了,你难道要杀害同族吗!”她惊疑不定,突然想起了什么,“……你是有预谋的,你根本就是知道这次缄默令是怎么回事,你故意试探我,这次缄默令根本没有终止!你赶来只是为了谋杀我…”

 

“……别紧张,我不会亲手终结你,但是你刚刚喝下去的东西就说不定了。”米沙看着狼狈的女主人,“本来想快点办完事就走,但是现在,我突然发现我们还有很多可以慢慢聊……”

“你疯了,你竟敢散布谎言、欺骗我、背叛叶夫格拉斯大人……!”

 

她绝望地看着青年走近的身影。

 

TBC(?)

 

米哥黑是只对犯罪界的同事这么黑的(捂脸),他对待平民还是很正常的。下一章(如果有的话)就是米哥飞奔到华盛顿找弟弟惹~


强推2312,喜欢科幻的朋友们不要错过

看得我课都不想上了……难得的趣味性和科学性并存的科幻小说,一个伪科幻迷看的无比舒爽了哈哈哈